您的位置: 主页 > 环球网专访刘大可:酒博会拉动贵州经济要产业

环球网专访刘大可:酒博会拉动贵州经济要产业

  图为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经贸与会展学院教授、学院刘大可作主旨演讲。摄影/环球网记者 王玉磊

  【环球网赴贵阳特派记者 陈进报道】2018年9月10日,在第八届中国(贵州)国际酒类博览会暨2018贵州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投资贸易洽谈会举行之际,主题为“创新发展着眼未来”的2018会展经济发展论坛在贵阳国际会展中心隆重召开。作为第八届中国(贵州)国际酒类博览会暨2018贵州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投资贸易洽谈会的主体活动之一,本次论坛成为国内外业界人士了解贵州和贵州会展业的一个重要窗口和平台。

  贵州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卢雍政,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国际商会)原会长俞晓松,印度共和国驻华大使班浩然, 阿根廷驻华大使馆商务参赞、经贸办公室负责人胡利安卡内萨,贵阳市委常委、市人民政府常务副市长徐昊等多名国家部委和商协会领导、境外嘉宾出席论坛发表致辞。

  1978年12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标志着中共迈入了改革开放新时期。市场的力量开始复苏,经济活力得到巨大释放。为了更好地寻找贸易平台,催生了中国市场导向会展业的萌芽。

  数据显示,20112016年,全国展会总数从7330个增长至9892个,增长34.95%。展会面积从8160万平方米增长至13075万平方米,增长率达60.23%。2017年,中国展览业继续增长,展会数量已达10358个。在接受环球网专访时,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经贸与会展学院教授、院长刘大可表示,尽管放宽民营资本进入、简化行政报批手续、政府资金补贴等传统“红利”已逐步释放,但落实“一带一路”倡议、收购兼并、资本介入、互联网、场馆之间的竞争等新动能不断涌现。在推动中国会展业转型升级中,新动能将发挥关键作用。

  图为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经贸与会展学院教授、学院刘大可接受环球网专访。摄影/环球网记者 王玉磊

  刘大可说,政策因素仍是未来会展业发展的动力之一。其一、中国政府对展览会的扶持和重视程度全球少有;其二、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会展一定程度上成为前瞻性举措;其三、中央政府发文促进会展业发展。“将会展作为推动一带一路倡议的创意突破口,从这个角度看,政策红利也是一种新动力。”刘大可告诉环球网。

  收购兼并也成为推动会展业提质增效的新动力。尽管场馆建设热度不减、全国会展场馆平均出租率偏低等问题已引发业界人士的高度关注,但场馆供给的增量增加和质量优化确实为推动会展业的发展发挥了基础性的作用。“资本介入加快了会展业收购兼并的步伐,2014年以来,新三板及主办上市企业增多,提升了会展企业的资金实力,有助于推动会展业的收购兼并,促进行业升级优化。”刘大可表示。

  互联网的介入可能推动会展业商业模式的变革。互联网本身是去中介化的,而会展本身就是中介,因此,会展业受到互联网冲击是迟早的事。然而,刘大可指出,冲击并不是消灭会展业,而只是优化甚至改变了会展业的组织方式。

  场馆之间的竞争可能使主办方获利并催生新项目。数据显示,多数国内会展场馆的出租率不到10%,远远不足以支撑其正常运转,目前的会展行业收回投资很困难。场馆数量的增加,场馆之间竞争的加剧,可以降低办展企业成本。

  展会应如何拉动当地经济发展?第八届中国(贵州)国际酒类博览会应如何拉动贵州经济发展?对此,刘大可表示,酒博会等活动对于贵州经济发展的拉动作用,其一是对产业的拉动作用也就意味着要让更多的贵州酒厂通过酒博会的平台展示出来,交易是展会最大的目的。其二要充分发挥展会本身带来的经济效益。参展商、观众、媒体、嘉宾,展会势必带来巨大的客流量和消费需求。“假设展会的过程中,吃、住、行、旅游纪念品、景区等无法与客流量有效连接,展会对于当地经济的拉动作用势必十分有限。因此酒博会两个方面要兼顾:强调产业,也要从展会本身挖掘价值。”刘大可说。

上一篇:中国商业地产及投资专业博览会关注产业园区创
下一篇:第五届中国非遗博览会“非遗校园行”走进济南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