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兵韬志略|印日签共享军事基地协议相互借力拓

兵韬志略|印日签共享军事基地协议相互借力拓

  当地时间2018年10月29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官邸会见印度总理莫迪。

  热点新闻:据美国《外交学者》网站报道称,在近期印日本两国举行的双边首脑会晤上,讨论并确定了一项名为“物品役务相互提供协定”(ACSA)的基地共享协定,同意印度军方与日本自卫队使用对方军事基地进行后勤保障。具体来说,该协议将允许印度海军使用日本在吉布提的基地,同时日本海上自卫队也可以使用印度在印度洋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军事设施以及其他海上设施。

  点评:印度和日本都是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地区大国,在防务与安全领域的互动由来已久,而随着近年来美国“印太战略”的逐渐“实心化”,两国安全与防务合作的升级被不断赋予新的内涵。此次印度与日本签署《物资劳务相互提供协定》,不仅是印度要实现“有声有色”大国梦采取的具体措施,也是日本修改和平宪法和扩大海外派兵的鼓吹造势和提前铺路,更是为日本自卫队下一步“海外用武”打开了方便之门,势必会给印太地区安全和稳定带来新的不确定性。

  近年来,随着印度世界大国战略目标的进一步确立,印度军事战略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先后提出了“海洋威慑”和“远海歼敌”的战略思想,不断加强海外基地的建设。

  长期以来,印度一直把整个印度洋看成自己的势力范围,不容他人染指。例如,印度在印度洋岛国马尔代夫、毛里求斯和马达加斯加都部署了大型海岸警戒雷达,时刻监视着印度洋上的一举一动。而在巩固印度洋传统势力范围的同时,印度还将触角伸到了亚太、中东和非洲。例如,在亚太地区,印度积极实施“东向”政策,加强在南中国海的军事存在,并与越南新加坡等国开展了广泛的军事合作,获许了进入金兰湾等军事基地的权力;在中东地区,印度先后与海湾国家卡塔尔和阿曼签订了防务合作条约,获许军舰停泊在他们的港口;在南太平洋地区,岛国斐济也允许印度建立一个卫星跟踪站,以观察“曼加里安”号火星探测器;在非洲地区,印度在塞舌尔的阿桑普兴岛上建立了一个海空军基地,目前正在岛上清理淤泥,建设一个新的优良深水港,以便印度军舰停泊。

  根据此次根据协议,印度将获许使用日本在吉布提建立的军事基地,这将进一步拓展印度在世界范围的军事影响力。从地理位置上看,吉布提地处欧亚非三大洲五大海的“十字路口”,扼守红海进入印度洋的战略要道曼德海峡,凡是北上穿过苏伊士运河驶往欧洲或由红海南下印度洋绕道好望角的船只,都要在吉布提港进行补给,加水加油,被称为“石油通道上的哨兵”,也是各国海军首选的停靠补给点。

  正是由于这种地理独特性,近年来,以美国、法国、日本为首的众多国家争相在吉布提驻军和建立军事基地。其中,美国设在吉布提的勒莫尼耶军事基地是其在非洲最大的永久军事基地就,驻扎有4000人规模的陆、海、空军和海军陆战队,部署有P-3C反潜巡逻机、F-16战斗机、无人攻击机等武器装备,并设有专为打击成立的“非洲之角联合特种部队”司令部,保持着常年在也门和非洲之角执行各种军事任务。法国作为吉布提的宗主国,一直拥有在该国的军事基地,目前驻扎陆海空三军超过3000人,其中包括2个战斗团的陆军,一支海军部队,以及一个飞行大队,人数长期维持在法驻非洲驻军人数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

  日本作为后起之秀,在军事基地建设上也不甘示弱,在毗邻吉布提国际机场的12公顷土地上建设了停机场和仓库、补给库等设施,派驻了约180名以海上自卫队为主的自卫队员,部署有一艘驱逐舰和两架P-3C型反潜巡逻机,并非永久性的派驻C-130等军用运输机。目前,在吉布提的外国驻军总兵力约在2万上下,如果算上配套的后勤保障人员和商务人士,总数在10万以上,使得吉布提成为目前世界上外国军事基地数量最多、外国军人驻扎最为密集的国家,这对于作为一心实现大国梦想的印度来说,无疑具有很强的诱惑力,也成为其借用日本吉布提军事基地来拓展该地区影响力的最大驱动。

  总体上来看,随着大国意识的不断增强,印度与其它国家合作加强世界范围影响力的意愿也在不断提升。印度打着反恐和防务合作的理由,积极建立和使用海外军事基地,将其军事触手不断从南亚伸到印太,从中亚伸到非洲,从中东伸到南太平洋,正在不断拓展传统的南亚地区势力范围,向着“有声有色”世界大国迈进。

  作为二战战败国,日本《和平宪法》明文规定“禁止向海外派驻武装力量”。例如,在海湾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日本虽然派遣了部分自卫队参与相关军事行动,但由于受到不能进入交战区域的限制,自卫队只参与了一些人道主义援助及扫雷作业行动,其实战能力没有得到检验。但是,随着近年来安倍政府的不断推动,日本向外扩展军事力量的动作越来越快,正以“国际安全贡献”为突破口之一,积极推行以扩大海外军事行动能力为重要内容的军事安全政策转型,不断降低向海外派兵的政策门槛,其目的是用海外行动刺激部分人的民族主义,争取国民对海外用兵抱有更多正面印象,为修宪进行铺垫。

  日本军事安全政策的外向化,势必伴随着海外军事据点的扩张和军事力量的投送部署,为此日本积极加强海外军事基地的选址和建设。一方面,日本利用2009年3月派遣海上自卫队以打击海盗的名义到达索马里海域,吉布提同意其军舰在吉布提进行补给休整的机会,开始在该地区进行军事存在,并将其作为在海外的第一个军事基地。经过几年的发展,该基地建设已初具规模。日本将吉布提当作提升和检验军事行动能力的“实验田”,以打击海盗,应对中东和非洲地区恐怖活动和为联合国维和部队提供驻留保护为由,名正言顺地向海外派遣军事力量, 通过积极参与非洲军事行动,让更多的自卫队员和具有进攻能力的武器装备走出本岛,检验和提高战斗力,实现了从海外派兵到海外驻军的重大突破,为成为名副其实的军事大国作最后的铺垫。

  此外,日本还抓住美国深化“印太”战略的契机,积极向印度洋地区渗透。2016年8月,安倍在非洲开发会议上提出了所谓的“自由和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战略”, 要求建立“民主安全菱形”,实现贯穿印度洋和太平洋的“联合阵线”,提高其在“印—太”地区的影响力和话语权,并声称日本与印度的军事合作是“日本从南海到印度洋、波斯湾的海上交通线防卫战略的轴心”,公开强化与印度在印太地区的军事合作。

  根据此次协议,日本将可以使用印度在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军事基地。该群岛位置非常重要,如卡住海峡的两道天然闸门,扼控亚太、非洲、欧洲以及大西洋地区之间国际航空及海运的战略要冲,世界著名的黄金水道——马六甲海峡也坐落在安达曼-尼科巴以东不远处,具有印度洋其他岛屿无可替代的战略地位。正是由于这种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安达曼-尼科巴群岛历来是大国争夺的海上基地。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群岛曾一度被日本人占领,直到战后才还给印度管辖。目前印度海军在群岛首府布莱尔港设有军港和基地,印陆军和空军在当地也有少量驻军。据报道,印度还将计划耗资20亿美元,在岛上增加部署6艘战舰、10架海上侦察机,并修建完善其他军事设施。日本在获得安达曼群岛军事基地的使用权后,必然会将其作为深化“印太”战略实施和抢占国际海运大通道的一个重要战略支点和立足点,并配合印度洋西海岸的吉布提军事基地,一东一西相互支撑和配合,从而牢牢掌控整个印度洋航线,并以此作为跳板,更好地进入中东和非洲。

  总体上来看,在“安倍国防学”的相关理念设计下,日本正在积极扩建海外军事基地,不断强调全球基地存在和多功能化,为海外出兵谋划准备了理念和法制基础。未来,日本很可能以吉布提基地和安达曼群岛基地为基础,把在海外地区的军事存在坐实、坐久,积极准备实施海外军事行动,甚至可能派出包括能执行攻击性任务的部队和装备,使自卫队走向海外,积极参与地区与全球事务,从而不断提升其军事大国的地位。

  (兵韬志略是由复旦大学一带一路战略与国际安全研究所研究员凌云志为澎湃防务栏目开设的个人专栏,盘点一周重大防务事件,评点信息背后暗藏的玄机,剥茧抽丝、拂尘见金,每周一期,不见不散)

上一篇:亚太军情观察 美国洲际弹道导弹迎来新老更替阶
下一篇:联播快讯:朝韩停止陆海空敌对军事行为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