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聚焦厦门网约车市场 严守“四关键”红线

聚焦厦门网约车市场 严守“四关键”红线

  2018年5月和8月,相继两名女孩乘坐滴滴顺风车遇害。关乎平台制度、客服管理等话题大范围的讨论逐渐暴露出更多安全隐患,也让整个网约车市场遭遇着前所未有的道德拷问。

  舆论压力之下,滴滴发布实施七大整改措施,交通运输部检查组进驻滴滴公司进行系统检查。与此同时,其他网约车平台包括神州专车、曹操专车、易到、嘀嗒、高德顺风车在内,都要接受交管部门为期半个月的检查。“过渡期”也给整个市场带来不小的冲击。

  据了解,目前厦门市巡游出租车数量为5711辆,网约车为1922辆;巡游车驾驶员为1537人,网约车为4676人,网约车市场广阔,关切人口生计,涉及人群众多。为了解厦门网约车市场的基本状况,腾讯大闽网联合厦大嘉庚新闻学社会调研团队,在厦门市内开展市场调研,通过线上、线下分发问卷以及采访等形式,从司机、乘客双方角度,将厦门市网约车问题追根究底。

  本次市场调研共发放问卷209份,其中sm广场65份,于9月5日下午3点发放软件园二期公交站附近60份,于9月5日下午7点发放;网络问卷84份。根据问卷结果,我们梳理出网约车行业“四关键”,整改落实前后,这“四关键”都将成为民众关切的焦点。

  三个月,两起命案的发生,不由得让人不寒而栗。据不完全统计,在过去四年里,媒体公开报道以及有关法院部门处理过的,滴滴性侵、性骚扰事件,至少有过50个。而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法官姜楠表示,2014年以来,涉及滴滴平台的刑事案件,远比公众所知悉的要多。

  据本次调研数据,在发放的209例调查问卷中,有3例表示自己曾遭遇过性骚扰或疑似性骚扰事件,部分受访者向我们讲述了他们的经历。

  除了这些厦门“身边人”的描述,在本次滴滴事件的舆论洪流中,类似事件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屡见不鲜,网友们心有余悸,也质疑平台安全保障的空白。与此同时,司机自身的安全保护现状也并不乐观。厦门市一位神州专车司机表示,“曾听说过本地网约车司机被杀的事件,但并没有发酵”。

  在调研中,一位“滴滴出行”平台司机介绍,该平台所有营运车辆设置报警器,安装在方向盘下方。而依据滴滴整改措施,乘客端与司机端的“一键报警”功能将分别于9月4日、9月13日上线,与此同时,各地也在多个平台陆续上线“一键报警”系统,之后该系统能否在关键时刻起作用,还有待进一步检查调试。

  调研过程中,针对部分受访者遭遇侵害的情况,我们也进行了进一步追问,而这也是民众尤为关注的问题是否有向平台投诉,投诉是否有效?

  在本次发放共209例调研问卷中,有57例曾经有向客服平台投诉的经历,其中39例表示问题“没有解决”或是“解决效果并不好”。同时,有74例反应,平台客服存在沟通效率低、不礼貌、态度消极等问题。

  去年十一月,厦门市陈先生发现自己的身份信息被盗用注册平台司机,向平台反馈后,九个月都未能妥善解决。如此效率低下,令人匪夷所思。据了解,曾与滴滴合作过的客服外包服务商负责人表示,滴滴出行管理客服唯一标准只有四个字压缩成本,逐利方式与安全底线的把控,值得企业反思。

  据滴滴出行发布消息,全平台8月份日均客乐福咨询以及投诉进线名自建一万名外包)客服无法保质保量全部承接。据悉,滴滴年底前将增加自建客服团队至8000人,提升客服品质。

  恶性事件发生后,武汉滴滴司机QQ群的聊天内容激起了第二波众怒,同时也引发人们对司机群体素质的担忧。在厦门,市场调研结果显示,有将近百分之七十的用户反应,曾遇到司机态度差、违章驾驶、绕路等不良行为。司机们种种“骚操作”让人既无奈又气愤。在受访者中,有人表示曾遇到司机,因为前一个乘客定错了位,便一直“心情不好”“愤愤难平”,对着自己骂骂咧咧了一路。

  据了解,厦门市已于去年建成全国首个网约车监管平台,将网约车纳入信息化管理系统,将审核时间从一至两天缩短到十分钟,大大提高了监管效率。而在资格审核上,网约车司机需要满足无暴力犯罪记录,无交通肇事犯罪、危险驾驶犯罪记录,无醉酒驾驶记录,驾龄满三年等若干条件,这给网约车司机准入设立了门槛,进行了一定素质、资质筛选。

  尽管已建立监管平台,网约车资格审查仍存在问题。据了解,网约车司机需要拿到《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这“双证”才可上路。而在实际调研过程中,某位滴滴平台司机向我们反映,尽管经常会有交警部门核查“双证”,但最后处罚一部分在平台,加上侥幸心理,因此“没有多少司机在乎,100辆车里大概有70辆都缺‘双证’”。不过“驾驶员证”也比较容易考,平台没有培训,考试费三四百块,“没通过也能拿证”。

  对于使用频率也较高、主要针对生活水平较高人群的曹操专车,有平台司机称,经常会有“神秘乘客”做暗访,但不清楚是平台还是政府部门的监管人员。同时,公司要求上岗前培训三天再考试,同时要“日常打领带,每周洗车”。

  然而,尽管根据《厦门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对网约车司机进行了一定的资格筛选,但据了解,截至整改期,部分网约车平台拒绝将车辆信息、行驶路线等数据接入交通部的监管,这使得平台不仅缺少第三方监督,出事故后警方也无法第一时间直接介入,这是恶劣事件屡屡发生的主要原因。

  监管信息接入的要求,2016年国家出台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中便早已明确,平台不配合等原因造成政策在各地迟迟未能落实。值得深思的是,当年办法出台,网络上指责政府管理繁复、阻碍新行业发展的言论,几乎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

  据了解,自去年7月起至今年5月,厦门市交通运输部查处违法网约车辆1212辆,已结案986件。而审核标准的严格、完善,审核流程的把关,以及车辆上路之后的监管,将会是网约车市场接下来的关键点。

  国家管理办法已经出台两年,厦门市的地方细则也在2016年底便颁布实施,然而很多举措至今未能实施,究其根本原因,是行业内垄断。

  据本次调研,在厦门市,滴滴出行在受访者中的使用频率遥遥领先,嘀嗒出行、神舟专车、曹操专车等其他平台瓜分余下市场。这样的市场垄断现状,在全国范围内都有所体现,据统计资料,据统计资料,2017年最后一个月,网约车app市场渗透率为14%,市场规模超过1.4亿人,其中滴滴出行市场渗透率便为12%。

  依据相关报道,厦门市交通运输部每查处一辆无营运资格的车辆,便会处罚网约车平台一万元以上的罚款。然而,相比于全方面整改所需要付出的高额成本以及用户损失,这样的处罚在利益面前不过是沧海一粟。

  近期,滴滴整改“过渡期”中,暂停23:00-5:00的约车服务。在夜间停服后,其余网约车平台,如首汽约车,号召平台下司机在滴滴停运阶段出车,但奖励金额不高。垄断企业的突然“消失”,给市场造成了不小的冲击。黑车横行、漫天要价、供需难平……滴滴不在的日子,无论用户还是市场都有些无所适从。

  据了解,目前,厦门市已有6家“拿证”的网约车平台企业,包括神州专车、厦门公交集团掌上行公司、首汽约车、曹操专车、滴滴出行、元翔专车,成为全国网约车平台获批数量最多的城市之一。实际上,若是想要打破垄断市场,鼓励其他网约车平台落地,从而形成和滴滴竞争的局面,这种方式是最优选择。

  企业追求利益无可厚非,而如何在利益之外,守住企业社会责任的道德底线,是网约车恶性事件留给我们的思考。随着时代、科技的进步,网约车的普及已经是必然趋势,规范、引导市场,将网约车的乘客安全拉回“红线”内,责任承担,当在所不辞。

上一篇:聚焦丨青春护航 助力校园——金水法院少审庭走
下一篇:聚焦精准扶贫 这些大咖汇集杭州“钱塘善潮”论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